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旭东评书

默默耕耘,慢慢写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媒体从业者。业余写评论,做翻译。恣意文字,喜欢结交朋友。目前已经发表评论100多篇,书评若干,翻译两本兰德的文集(尚未出版)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读译札记  

2010-01-19 21:50:1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古人和今人

张旭东

 

    这块田地已经荒废了整整两个月,其间国内外发生了许多事情。虽然都有关注,也在思考,但是总是觉得无暇上来写段话,实在是对不起自己。

 

    翻译屈指算来,也将要整整一年。区区二十万字,在我手中竟然逡巡了365日,虽然耐心从来没有被磨灭,扪心自问仍然有些内疚:对知识,对速度。很想让第一本译作能成功地印成铅字,越快越好。暂时没去做出版,其实想来,业余做一些文化相关的事情也是很幸福的事情,也就释怀了。我会继续做下去,翻译是件很快乐的事情,带给自己知识上的愉悦,也有分享的快乐,还有在行文中获得提升的欣喜。

 

     读书,这些年断断续续一直在读。曾经想沉心学问,受阻于各方面原因,自己太沉静、已经不适合这个闹哄哄的“学术界”;当时的规划被学院官僚击碎,只能退而求其次,做个闲散的读书人。或者,大隐隐于市?我是不敢做这个非分之想。以前只能做些读书笔记,现在和以后也只是把读书笔记做在网络上。

 

    最近看同乡李零(有生拉硬扯之嫌,李其实是在北京长大)的散文集,提到好多古代的事情。其中一则说到,汉武帝收留降汉的休屠王子,汉名金mi di,好生养活,管理养马后来作武帝侍卫,再后来和霍光等四人成为托孤大臣。联想到当时汉朝、匈奴常年战争,势不两立的情况,禁不住愕然。

 

    这需要勇气,更需要容人的器量。

    当时的国力给了武帝这样的自信心?不是。因为以后历朝历代都有此类跨朝代,受到优待的例子。笔者觉得彰显宽容、华夏汉文明魅力的考虑是其中一个主要原因,一个活生生被“汉化”的王子在汉朝高官厚禄,本身就显示出宽容和对周边民族一视同仁的豁达。也是对其他匈奴官员的示范与感召。垂范的作用很大,何况当时匈奴几乎被汉廷彻底击垮,远遁中亚。

 

    同时形成对照的是,李广孙子李陵,因为兵败未归,家族罹难。据史书讲李陵当时也有迫不得已的情况。但是结果也难逃厄运。当然是当时的刑律规定,但是现在看来,却有外宽内严的嫌疑。如此这般,打了败仗的将军哪还敢回国?不过这就是史实,容得我们后人左右思量,得出各种结论。或者,对外人是政治考虑优先,对内是严刑酷法?

 

    正在翻译的章节,提到上世纪60年代从加州大学伯克利校园发起的全美学生造反运动。作者(安·兰德)认为学生造反运动,大学教育和大学教授的现代哲学要负一部分责任。现代哲学——存在主义和实用主义,教导学生都要回到自身,自己判断形势,要对一切都持怀疑态度,直到亲身经历才能作准。结果造成学生怀疑现存体制,殊不知手段和思维都逃不出旧知识的体系。这是所谓的现代的悲哀,还是知识的悲哀。要知道60年代美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,按照现代的逻辑,美国的知识和哲学都是最最前列的。谁知道现代语境中成长的学生却不以为然,公然反之。

 

    提到伯克利的事件,学生的手段几乎与民主无缘,这可是在民主熏陶下的学生,我陷入了沉思,不过最后也没找到出口。这种问题,一向困扰着我。怎么才叫普世?怎么才能称得上价值?怎么才不是一面之词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