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旭东评书

默默耕耘,慢慢写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媒体从业者。业余写评论,做翻译。恣意文字,喜欢结交朋友。目前已经发表评论100多篇,书评若干,翻译两本兰德的文集(尚未出版)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未来,世界依然妙不可言  

2010-01-22 11:07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“不管未来是什么样子,没有了欢乐它就一文不值。”——全球享有盛誉的未来学家、趋势预测专家奈斯比特在其《世界大趋势》一书的末尾如是说。从这一句引语,我们根本无法判断他是否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未来学家。我们很少见到如此低调、语言迷离的预测专家。

但是,他确实是一个知名的未来学家,之前他曾写过《大趋势》,其中的预言被媒体证明没有一条是错误的。就在去年,他在其《中国大趋势》中提出八大支柱支持中国走出一条独特的“纵向民主”之路,给中国人指出了一条“金光大道”。《世界大趋势》不是作者的新著,只之前引起大众追捧的《定见》的升级版本,其中的11个思维模式也继承自《定见》。

为何他会成为这一类型的专家?如他所言,未来的线索都隐藏在现实中,脚踏实地的他也只能如此了。他归纳出“勇于追求,错又何妨”、“不要走得太快”等观察世界的11种方式。他已经是如今最为著名的专家,以预测未来见长、奔走于世界各地,传授他的预言,以此为生,也以此为自己的使命。但即使是他,也已经失去了以往预言家信誓旦旦、雄心万丈的品质,时代的确变了,他仗着11条思维方式就戴上了“预言家”的桂冠。

他肯定是个从现实出发的预言家,他使用的原则和视角几乎没有变化,例子多过预言,他更像是一个喋喋不休的布道者,而他到底宣讲什么,也许上帝才清楚。但是我们普罗大众,都真实地生活了几年、十几年、几十年……冷静地打量着这个世界,尤其是新世纪以来的十年,还记忆犹新恍如昨日。从现实中,才能找出未来的蛛丝马迹,那我们何不自己来呢?

两种灵魂的较量

老奈这本书的优点,是罗列太多例子,时间也相对集中在新世纪初的十年。想想,真是时光如梭,转眼间21世纪已经过去10年。读者们,你还记得十年前的模样吗?眼光再放长远一点,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人们一方面在憧憬未来,心怀壮阔生气勃勃;另一方面末世论也在流传,据说1999年是人类末日,如何如何非常逼真。当时风靡国内的一套《走向未来丛书》,扎扎实实,其中已经提到当今人类面临的问题,比如《增长的极限》等,代表了较为中立且客观的观点。

我还能记起,1999年北约出兵干涉南联盟事务——这个国家如今已经分成几个独立的实体,美国导弹误炸中国驻南联盟使馆,曾经激起国内如潮的抗议。俄罗斯还曾派出空降部分,赴南斯拉夫维和……一切都充满了变数,仿佛什么都有可能,但最终什么都没有发生,人们也慢慢忘记了当时的紧张和剑拔弩张。

1999年,欧元正式在奥地利、比利时、法国、德国、芬兰、荷兰、卢森堡、爱尔兰、意大利、葡萄牙和西班牙11个国家使用,欧元区国家雄心勃勃,当时就在构想着和美元一争高下。谁曾想,到如今除了欧盟不断扩大的疆界和争吵外,进展并不大。老欧洲和俄罗斯拉拉扯扯,经历了车臣事件、多起“颜色革命”后,最终也归于平静……

最重要的是,世纪之交时,世界上几乎每个角落都沉浸在“千禧年”的狂欢中,人们忘记了痛苦、忘记了饥荒、忘记了战争、忘记了仇恨,仿佛新千年注定是幸福的世纪。人类将手挽手,困难不再。当时,美国还在前总统克林顿的经济繁荣期内,亚洲、俄罗斯、拉美国家则已经走出金融风暴的阴影,都憋足了一股劲蓄势待发期待有所作为。到头来,却是另外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。这难道是宿命?

十年一个轮回。十年前的狂欢和憧憬归于平静,人们只在金融危机中默默地等待来年。但是在奈斯比特笔下,这些都是逃不出11条定见的表象。

这不是说世界在简单地循环,变化确实很大。2001年美国的“911事件”惹恼了山姆大叔,阿富汗战争、伊拉克战争奠定了国际政治基调。你来我往的国际交往,则在互联网和全球化的浪潮中,今非昔比。金钱在流动,国际势力也在构建新的平衡。据奈斯比特说,将来GDP已经不足以概括国家实力,国家的影响力评估将更为复杂,经济力量的比重将会进一步增强。可是国家在可见的将来会被经济交流消解吗,未来人们的生活将如何,人们的思想将如何?没有答案,循着奈斯比特提供的思维模式,也许可以看到。

歌德的《浮士德》中有句话:“在我心中,唉,住着两个灵魂。”作者引用此句是想狠狠地证明,欧洲的衰落势不可挡。但客观地分析,预言这事情,不是乐观,就是悲观;不是憧憬,就是末世;不是发展,就是倒退……西方哲学两分法的思维无处不在,还将永远纠结下去。

未来永远在襁褓中

中国向来不缺预言家,如今人们还津津乐道一千多年前的《推背图》。更何况,经历了五千年世事沧桑,三千年未有之变局的国人,对一切都处之泰然:说来说去不就是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嘛!

西方人却不管这套,如今咱们得在人家的话语权中争夺。所以即便奈斯比特对中国的论述都是常识得不能再常识的东西,我们还得耐心地听,认真地看。奈斯比特在《中国大趋势》对“中国将是外围的中心”,政治上“纵向民主”的创新在这里得到了强化,并进一步声张。但总体而言,相比基辛格的《大外交》、保罗·肯尼迪的《大国的兴衰》,这部《世界大趋势》显得柔若无骨,没有论据。相比较罗马俱乐部的《增长的极限》,它可以说没有实质内容。而这也许正是作者的优势。

那些战争、灾难、危机、变化……从来都是如此,还用预测吗?公元前三千年就有先哲说过“太阳底下无新事”。只要看到本质,自能岿然不动,坐看风云变幻。认识到这一点,就不要耽于琐碎的细节。横看成岭侧成峰,关键就在于你的视角,奈斯比特擅长提供新颖的视角。

可是,视角虽好,却也难以应付变换多端的世界。十年前,谁能想到美国也有遇到危机、国力衰颓的一天?奈斯比特在预测未来时,也没有忘记一再强调美国的人才优势,我们普通人也对美国心向往之。谁能想到中国的国有企业,在短短几年内竟然都成了大亨,甚至要买下整个世界?谁能想到西方学者欢呼的“历史的终结”只不过是一句妄语?人们希求自由、平等,就按照希望来预测未来;人们厌倦了大国的勾心斗角,就梦想它终结;数年前人们对新科技狂热万分,如今却“欣赏着同样的笑话,仍然感觉孤独。”

我们都身处现实世界中,总有“只缘身在此山中”的困惑。但是人类总想明白未来,未来却隐藏在细节中,仔细分析当下的琐事就能发现未来的趋势。尤其在如今,举世都沉浸在经济发展的竞赛中,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如何抓住机会,搭上科技发展的快车,赚上一笔。就算是国际事件,那也是为了石油,为了运输安全,总之是为了生存,为了利益。

利益也是服务于人类的,所以一切该以人为起点。现实中大多本末倒置,人成了利益的附属。如作者所言,小孩子画的“蛇吞象”,大人不会明白。该换个视角,采用开放的心态,虚心总结海量信息中的丝丝线索,不要忽视现实,才能把握住机会。

奈斯比特一向注重媒体信息,他预测未来也许是娱乐的盛世,视觉文化会铺天盖地占领地盘。已经有迹象在印证这一预言,奥巴马像个明星,贝卢斯科斯被人砸得“面目全非”……十年以前,克林顿一个绯闻就全球闹得沸沸扬扬,如今谁会在乎那点小事?未来呢,也许大家翘首以盼这类能带来笑点的话题,却没有人追究其意义。

不过在可见的将来,人类还是难以摆脱利益的摆布,国家也依然是世界的主角。为了文化、为了宗教、为了虚荣心、为了文明,就这么争夺竞争,欧洲的“后现代生活”和联盟被作者否定了,技术和创新仍然是人类竞争的战场。

若干年后,人类会对历史有所总结,也依然会预测未来的未来。岁岁年年人不同,我们能做的,就是踏踏实实地走好当下的路,未来蕴含在每个人的行动中。
“不管未来是什么样子,没有了欢乐它就一文不值。”——全球享有盛誉的未来学家、趋势预测专家奈斯比特在其《世界大趋势》一书的末尾如是说。从这一句引语,我们根本无法判断他是否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未来学家。我们很少见到如此低调、语言迷离的预测专家。

但是,他确实是一个知名的未来学家,之前他曾写过《大趋势》,其中的预言被媒体证明没有一条是错误的。就在去年,他在其《中国大趋势》中提出八大支柱支持中国走出一条独特的“纵向民主”之路,给中国人指出了一条“金光大道”。《世界大趋势》不是作者的新著,只之前引起大众追捧的《定见》的升级版本,其中的11个思维模式也继承自《定见》。

为何他会成为这一类型的专家?如他所言,未来的线索都隐藏在现实中,脚踏实地的他也只能如此了。他归纳出“勇于追求,错又何妨”、“不要走得太快”等观察世界的11种方式。他已经是如今最为著名的专家,以预测未来见长、奔走于世界各地,传授他的预言,以此为生,也以此为自己的使命。但即使是他,也已经失去了以往预言家信誓旦旦、雄心万丈的品质,时代的确变了,他仗着11条思维方式就戴上了“预言家”的桂冠。

他肯定是个从现实出发的预言家,他使用的原则和视角几乎没有变化,例子多过预言,他更像是一个喋喋不休的布道者,而他到底宣讲什么,也许上帝才清楚。但是我们普罗大众,都真实地生活了几年、十几年、几十年……冷静地打量着这个世界,尤其是新世纪以来的十年,还记忆犹新恍如昨日。从现实中,才能找出未来的蛛丝马迹,那我们何不自己来呢?

两种灵魂的较量

老奈这本书的优点,是罗列太多例子,时间也相对集中在新世纪初的十年。想想,真是时光如梭,转眼间21世纪已经过去10年。读者们,你还记得十年前的模样吗?眼光再放长远一点,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人们一方面在憧憬未来,心怀壮阔生气勃勃;另一方面末世论也在流传,据说1999年是人类末日,如何如何非常逼真。当时风靡国内的一套《走向未来丛书》,扎扎实实,其中已经提到当今人类面临的问题,比如《增长的极限》等,代表了较为中立且客观的观点。

我还能记起,1999年北约出兵干涉南联盟事务——这个国家如今已经分成几个独立的实体,美国导弹误炸中国驻南联盟使馆,曾经激起国内如潮的抗议。俄罗斯还曾派出空降部分,赴南斯拉夫维和……一切都充满了变数,仿佛什么都有可能,但最终什么都没有发生,人们也慢慢忘记了当时的紧张和剑拔弩张。

1999年,欧元正式在奥地利、比利时、法国、德国、芬兰、荷兰、卢森堡、爱尔兰、意大利、葡萄牙和西班牙11个国家使用,欧元区国家雄心勃勃,当时就在构想着和美元一争高下。谁曾想,到如今除了欧盟不断扩大的疆界和争吵外,进展并不大。老欧洲和俄罗斯拉拉扯扯,经历了车臣事件、多起“颜色革命”后,最终也归于平静……

最重要的是,世纪之交时,世界上几乎每个角落都沉浸在“千禧年”的狂欢中,人们忘记了痛苦、忘记了饥荒、忘记了战争、忘记了仇恨,仿佛新千年注定是幸福的世纪。人类将手挽手,困难不再。当时,美国还在前总统克林顿的经济繁荣期内,亚洲、俄罗斯、拉美国家则已经走出金融风暴的阴影,都憋足了一股劲蓄势待发期待有所作为。到头来,却是另外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。这难道是宿命?

十年一个轮回。十年前的狂欢和憧憬归于平静,人们只在金融危机中默默地等待来年。但是在奈斯比特笔下,这些都是逃不出11条定见的表象。

这不是说世界在简单地循环,变化确实很大。2001年美国的“911事件”惹恼了山姆大叔,阿富汗战争、伊拉克战争奠定了国际政治基调。你来我往的国际交往,则在互联网和全球化的浪潮中,今非昔比。金钱在流动,国际势力也在构建新的平衡。据奈斯比特说,将来GDP已经不足以概括国家实力,国家的影响力评估将更为复杂,经济力量的比重将会进一步增强。可是国家在可见的将来会被经济交流消解吗,未来人们的生活将如何,人们的思想将如何?没有答案,循着奈斯比特提供的思维模式,也许可以看到。

歌德的《浮士德》中有句话:“在我心中,唉,住着两个灵魂。”作者引用此句是想狠狠地证明,欧洲的衰落势不可挡。但客观地分析,预言这事情,不是乐观,就是悲观;不是憧憬,就是末世;不是发展,就是倒退……西方哲学两分法的思维无处不在,还将永远纠结下去。

未来永远在襁褓中

中国向来不缺预言家,如今人们还津津乐道一千多年前的《推背图》。更何况,经历了五千年世事沧桑,三千年未有之变局的国人,对一切都处之泰然:说来说去不就是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嘛!

西方人却不管这套,如今咱们得在人家的话语权中争夺。所以即便奈斯比特对中国的论述都是常识得不能再常识的东西,我们还得耐心地听,认真地看。奈斯比特在《中国大趋势》对“中国将是外围的中心”,政治上“纵向民主”的创新在这里得到了强化,并进一步声张。但总体而言,相比基辛格的《大外交》、保罗·肯尼迪的《大国的兴衰》,这部《世界大趋势》显得柔若无骨,没有论据。相比较罗马俱乐部的《增长的极限》,它可以说没有实质内容。而这也许正是作者的优势。

那些战争、灾难、危机、变化……从来都是如此,还用预测吗?公元前三千年就有先哲说过“太阳底下无新事”。只要看到本质,自能岿然不动,坐看风云变幻。认识到这一点,就不要耽于琐碎的细节。横看成岭侧成峰,关键就在于你的视角,奈斯比特擅长提供新颖的视角。

可是,视角虽好,却也难以应付变换多端的世界。十年前,谁能想到美国也有遇到危机、国力衰颓的一天?奈斯比特在预测未来时,也没有忘记一再强调美国的人才优势,我们普通人也对美国心向往之。谁能想到中国的国有企业,在短短几年内竟然都成了大亨,甚至要买下整个世界?谁能想到西方学者欢呼的“历史的终结”只不过是一句妄语?人们希求自由、平等,就按照希望来预测未来;人们厌倦了大国的勾心斗角,就梦想它终结;数年前人们对新科技狂热万分,如今却“欣赏着同样的笑话,仍然感觉孤独。”

我们都身处现实世界中,总有“只缘身在此山中”的困惑。但是人类总想明白未来,未来却隐藏在细节中,仔细分析当下的琐事就能发现未来的趋势。尤其在如今,举世都沉浸在经济发展的竞赛中,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如何抓住机会,搭上科技发展的快车,赚上一笔。就算是国际事件,那也是为了石油,为了运输安全,总之是为了生存,为了利益。

利益也是服务于人类的,所以一切该以人为起点。现实中大多本末倒置,人成了利益的附属。如作者所言,小孩子画的“蛇吞象”,大人不会明白。该换个视角,采用开放的心态,虚心总结海量信息中的丝丝线索,不要忽视现实,才能把握住机会。

奈斯比特一向注重媒体信息,他预测未来也许是娱乐的盛世,视觉文化会铺天盖地占领地盘。已经有迹象在印证这一预言,奥巴马像个明星,贝卢斯科斯被人砸得“面目全非”……十年以前,克林顿一个绯闻就全球闹得沸沸扬扬,如今谁会在乎那点小事?未来呢,也许大家翘首以盼这类能带来笑点的话题,却没有人追究其意义。

不过在可见的将来,人类还是难以摆脱利益的摆布,国家也依然是世界的主角。为了文化、为了宗教、为了虚荣心、为了文明,就这么争夺竞争,欧洲的“后现代生活”和联盟被作者否定了,技术和创新仍然是人类竞争的战场。

若干年后,人类会对历史有所总结,也依然会预测未来的未来。岁岁年年人不同,我们能做的,就是踏踏实实地走好当下的路,未来蕴含在每个人的行动中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75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